祈禱的美麗境界封面

祈禱的美麗境界

《基督徒祈禱入門的經典》

奧村一郎神父◎著
加爾默羅聖衣會◎譯
星火文化◎出版

當人苦悶至極,就是轉向造物主祈禱的時刻。
但人該怎麼祈禱呢?
讓有「祈禱的專家」美譽的聖衣會士奧村一郎神父
帶我們跨入祈禱的美麗境界。

祈禱是靈魂的呼吸、愛的悸動,是真正的交談。
祈禱就是安排好地方,讓天主進入我們的生命。

祈禱的美麗境界封面

祈禱的美麗境界

改版聲明

為紀念《祈禱的美麗境界》中文版問世十周年及作者逝世,特邀台灣女兒、日本媳婦繪本家許書寧繪製插圖,並委託譯者林安妮按照日文版增補英文譯本省略的段落,略表中文讀者對奧村一朗神父濃厚的懷念與感謝。

就本質而言,祈禱是、也應該是非常單純的。為此,作者以0來象徵這個單純,而不以1,因為祈禱的根源不在於人,而在於神。這不是把神據為己有,而是在神內成為透明的。透過這些篇章,這就是作者想要表達的確信,不是神學解析的論著,而是分享一位亞洲基督徒樸實的靈修經驗。閱讀本書貧乏的字句時,希望讀者能從中把握所要傳達的訊息。

祈禱的美麗境界封面

祈禱的美麗境界

正如母親和小孩必須離開屋子,即使只為了十分鐘,用來品嚐單獨相處的喜樂,我們若要在繁忙的生活中(確實繁忙至極)真的祈禱,則必須打開裂縫,讓天主的光進入。與天主我們的父這樣「親密交談」,就是一般所謂的「心禱」。

關於心禱,神學家劃分為默觀和默想。不予考慮這個區別,我們能簡單地說,所有真正祈禱的根基是向另一位(即天主)開放。千利休是日本茶藝的創始人,他常說:「茶藝就只是煮好開水,倒入茶壺,然後喝茶,這樣的一件事。」同樣,我們能說,祈禱就只是在天主內失去自己。


名人推薦
赤足加爾默羅會日本省會長 保祿.九里彰(Rev. Paul Akira Kunori)
前東京上智大學神學院院長 P. Nemeshegyi Péter S.J.
宗教交談大師 威廉.強斯頓神父(Fr. Willian Johnston S.J.)
前輔仁大學宗教學系主任暨耕莘青年寫作會會長 陸達誠神父

祈禱的美麗境界封面

作者簡介

奧村一郎神父(Fr. Augustine Ichiro Okumura)  (1923~ 2014)

一九二三年 出生於日本的佛教家庭。 二○一四年逝世。
一九四七年 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院,一九四八年領洗成為天主教友,時年二十五歲。
一九五一年 獲東大文學碩士學位,同年於法國亞味農加入加爾默羅男修會 。
一九五七年 在羅馬祝聖為神父,一九五九年得到神學碩士學位,
一九七九年 修完法國Angers神學院的博士學位。

一九七九年起,他是天主教教宗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的諮議。
一九八七年,他被任命為日本赤足加爾默羅會的準省會長。
一九九二年起,他成為加爾默羅會國際靈修與神學省思委員會的委員,他同時是日本主教團宗教交談,及禪與基督徒學術討論會的成員。

奧村一郎神父的作品和研究多半論及祈禱、默觀和宗教交談,特別是禪與基督信仰的對話。日文版《祈り》(即本書)自出版後,幾乎年年再版,並有多種外文譯本:包括英、法、西、義、德、荷蘭、韓等語文等。

祈禱的美麗境界封面

譯者簡介

加爾默羅聖衣會

加爾默羅聖衣會是一個完全獻身於默觀祈禱的修會,祈禱是修會神恩的根源和焦點。一九五四年,加爾默羅會來台建立會院,目前有二座女隱修院,分別在新竹芎林和台北深坑。一九八一年年,加爾默羅男會士開始建立會院於新竹,現今除新竹母院外,增設台北泰山及新加坡會院。

祈禱的美麗境界封底

祈禱的美麗境界

「聽」這個動詞,是《聖經》中最重要的字之一。
《舊約》中出現了一千餘次,《新約》出現四百二十五次,
若和《舊約》相比,這是非常少有的近似關係。

祈禱的美麗境界就在於聆聽,在主內靜默下來聆聽。

目錄

作者引言
推薦序一  懷著一顆彼此相愛的心靈 保祿.九里彰
推薦序二  0的魅力 陸達誠神父

第一章 祈禱前的祈禱
天主並不是高高在上,主宰統治人類的天主,如果是這樣,基督的降生成人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永恆無限的天主,由於愛每一個如蜉蝣般的人,且為此賭上屬於祂的一切,這超越人所能理解的事實,時至今日仍不斷地叩問我們的心門。

第二章 祈禱的弔詭

想像有一隻船,船尾用繩索綁在堤岸。要是我們在船上拉動那條繩索,這時我們會有個錯覺,好似陸地在靠近我們;然而事實上,岸邊陸地完全沒動,其實是我們和船被拉往岸邊。同樣,天主的旨意並沒有因我們的祈禱而改變;而是藉著祈禱,我們被拉靠近天主,為能完成祂的聖意。

第三章 靈魂的呼吸
一個健康的人怎麼可能說呼吸很困難,不知道如何呼吸,呼吸很麻煩。如果真有人這樣說,那這個人大概是病了。祈禱亦然,若說不會祈禱,祈禱很難、很麻煩,正是因為心生病了。

第四章 祈禱的原點

若愛是由天主而來,那麼,既是愛的悸動、愛的氣息和呼吸的祈禱,當然也自是「由天主而來的」。我們之所以能祈禱,是因為天主先為我們祈禱了。對我們而言,較之「天主愛」,「天主祈禱」或許很難體會和感受,但既然「愛由天主而來」,歸結出「天主祈禱」這個結論是再自然不過的。

第五章 祈禱的定義
祈禱,是把心獻給天主。

第六章 真正的交談
茶道家千利休說,「茶道是煮好開水,泡茶,喝下去,這樣的過程。」同樣的,我們可以說「祈禱是將自己委身之天主之內的過程」。

第七章 祈禱的食糧
天主為賜下栗子,直接包裹在多刺的外殼裡,送給我們。如果因為怕被外殼刺傷,把它給扔掉,我們也就吃不到栗子的果實。別人對我們的批評和反感,就像栗子的外殼。然而,如果我們願意忍受,謙虛自省,就能獲得藏在其中的果實。這就是祈禱的心,而刺殻裡的栗果,就是「祈禱之糧」。

第八章 念著禱文睡著的小孩
我見過深不見底的海 幽暗的森林
也見過人們深無可測的心
但我還是想說
世界上 沒有像祈禱到睡著的孩子那麼美的事物

第九章 聆聽天主
「聽」這個動詞,原本就是聖經中非常重要的字之一。舊約中出現了千餘次,而比舊約篇幅少得多的新約也出現了425次。

第十章 祈禱的人類學
祈禱最有助於深度明瞭暫時與無限之間相關連的奧祕。祈禱時,我們是在時間之內,卻達到超越時間之外;無須離開空間,我們達及超越空間。我們是在這個世界上,但不屬於世界。所有真正的祈禱,無論其形式為何,都帶我們進入基督的逾越奧跡,祂在這世界上每天死而復活。

第十一章 原諒我,親愛的神

祈禱不是人的工作,根本上是天主的工作,我們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親近天主,只能讓天主親近我們,我們惟一能做的是「等待天主」。

第十二章 月亮上的兔子
小孩由於沒有可奉獻的而求寬恕,兔子只能給出自己,他們都以某種方式,分享了基督的動作,祂完全赤貧地獻出自己的身體。事實上,所有真正的祈禱,如果紮根於我們的空無所有,同時,也會擁有基督的無窮富裕。

第十三章 如果祢願意

祈禱是窮人向天主的呼喊,好似被人踩在腳下的青草,幾經踐踏,依然昂首挺立。又似蓮花,生根於汙泥,卻開放於蓮莖上,同樣,基督的祈禱根植於受迫害者、失望者和窮人的痛苦中。

第十四章 基督的祈禱
凡說「我愛天主,但不愛自己的近人」者,是說謊的人。同樣,凡只為自己,而不為別人祈禱的人,也是撒謊者。耶穌受難之前,最後的祈禱是「願他們合而為一,正如我們一樣。」這個祈求,若望在第十七章中重覆了五次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