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天堂》第八章 服務聖教會 讀後心得

《我找到了天堂》第八章 服務聖教會 讀後心得

林金月2017/05/09

 

佳句摘錄

  1. 置身於靜默和心靈純潔的境界中,為能透過人性生命的薄紗,看見和聽到天主。
  2. 這位加爾默羅會士已找到唯一重要的事:天主、光明、愛。
  3. 祈禱是指透過一切處境,高舉靈魂上達天主,以一種和至聖聖三的不斷共融建立我們,非常單純地在祂的視線下作每件事。
  4. 和基督親密結盟的目標是舉世無雙又崇高卓絕的:成為人類得救的工具。不同於施行聖事的司鐸,麗沙是靜默朝拜聖言的司鐸。「ㄧ位司鐸的生活,如同加爾默羅會士的生活,是一個將臨期,在諸靈魂內預備聖言降生。」兩者都在所服務的靈魂內--奧祕而非不實際地--預備和帶動天主的臨在。
  5. 在一顆全然靈性化的心中,靈魂和天主的神化結合能達到圓滿的福境。有限受造的人和無限的祂之間,一切都消失不見,全按聖神的引導,聖神按自己的意願噓氣,隨意處置引導靈魂。處於此神性之愛的漩渦中,麗沙並沒有冒著失落自身,或失去她獨特存在的危險;更好說,她能擁抱萬有,且使之成為永恆的愛情雅歌,獻給她所欽崇的淨配。

 

讀後感

大德蘭自傳中提及:「由於修行祈禱和看聖書,我看清了真理。」(《自傳》19:12 )是的,離開祈禱,置身於消遣的許多場合,很容易跌倒,尤其是缺乏謹慎明智,又太過高估自己之時。聖人之所以成聖,就在他們能慎思明辨,並且如同瑪利亞「選擇了最好的一份,那是不能從她奪去的。」

那天偶然發現<讀書到底有什麼用?>一文,其中提到:「讀書,讓我即使沒有富庶生活,仍有富庶的生命;讓我清貧至今,也樸素至今;平凡至今,也善良至今;渺小至今,也強大至今。甚至日後嫁人,此生智慧和善念就是我的嫁妝。我未入過繁華之境,未聽過喧囂之聲,未見過太多生靈,未有過滾燙心靈,但書本給了我所有智慧和情感。」書本必然拓寬了我們的視野,但是我想,透過一生的修行祈禱和看聖書,透過對真理的不斷追尋,更有助於超越世俗,慎思明辨,拓寬我們靈魂的廣度和深度吧!

而聖三麗沙辦到了!

「因為我們的主居住在我們的靈魂內,祂的祈禱是我們的祈禱。我願恆常不斷的分享主的祈禱,保持自己像小小的水罐,靠近泉水旁,在生命的活泉旁,使我能因之將靈魂給予祂,讓祂愛德的泉水湧流。」

麗沙以加爾默羅會士的身分,活出她的神恩,完成了光榮的「不流血的致命」!她謙遜自稱小水罐,親身經驗到奧祕之愛洋溢湧流,她不僅將近人帶進天主「救贖之愛的漩渦中」,她說:「我認為天主已將我安置於世,作為祂的真淨配,為祂的光榮憂心如焚地操勞。」終其一生,她是勇於傳愛的使徒!

美國心理學教授大衛.霍金斯發現了「人類意識能級分布圖」(已下諸多摘錄,可參考https://kknews.cc/news/rg3ver.html一文),我覺得許多修行者和聖人們就是不斷修行,達於更高的層級。而聖三麗沙,已經超越大愛(500),達到喜悅(540)這個能量級別以上了!

「他們擁有治療和精神獨立的能力,特點是具有巨大的耐性,對一再顯現的困境具有持久的樂觀態度,以及慈悲,到達這個能級的人對其他人有顯著的影響,他們持久性的關注,會帶來愛和平靜!」

「在他們眼中看來,這個世界充滿了閃亮的美麗和完美的創造,一切都毫不費力的同時發生著。在他們看來是稀鬆平常的作為,卻會被平常人當成是奇蹟來看待。」

「一旦達到平和(600)能級,內與外的區分就消失了,感官被關閉了,此時人的感知如同慢鏡頭一樣,時空懸停了——沒有什麼是固定的了,所有的一切都生機勃勃並光芒四射,這時候已經達到真正的『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境界,雖然世界依然,但他們看到的已然完全不同。」

「這是一種非同尋常、無法言語的現象,所以頭腦保持長久的沉默,不再分析判斷,觀察者和被觀察者成為同一個人,觀照者消融在觀照中,成為觀照本身。」

由大愛、喜悅、平和而達於開悟(700-1000),如拾階而上,卻是要雜揉多少的心力奉獻與由上而來的恩賜啊!攀登至人類意識進化的頂峰,「此時不再對身體有「我」的執著,完全消融了『二元性』的對立」,天人已經合一,這種精神典範確實能夠持續影響著全人類的意識場!

在儒家有一說法:「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在基督宗教裡,當我們擁有了主耶穌,我們的心開了眼亮了,因為祂指引我們一條萬古常新、充滿盼望、洋溢喜樂、滿有平安、永不失墜喪亡的生命道路。況且在我們之前,還有諸多聖人披荊斬棘為我們開路、搭橋、點燈,我們何其有福!

聖三麗沙一生舉心向上,她的靈魂和天主的神化結合,她已然達到圓滿的福境。「有限受造的人和無限的祂之間,一切都消失不見,全按聖神的引導,聖神按自己的意願噓氣,隨意處置引導靈魂。處於此神性之愛的漩渦中,麗沙並沒有冒著失落自身,或失去她獨特存在的危險;更好說,她能擁抱萬有,且使之成為永恆的愛情雅歌,獻給她所欽崇的淨配。」

她的一生就是聖經雅歌之外的雅歌,穿越時空,不斷喚醒沉睡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