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疼愛

疼愛

呂玉貞

最近三年,我每天清晨五點半會到堂與一群朋友一起運動,同伴中有二位神父、幾位教友和數位小鎮上的居民,年紀最大的是八十幾歲的奶奶,最小的是越籍副本堂神父,才四十歲。

天主堂的庭院很乾淨優雅,從比利時來的「貧窮之母」像,就在一旁守護著大家,聖堂內的聖體燈提醒著:耶穌就在這裡。高高的樓層上耶穌聖心像伸開雙手歡迎大家,晨曦中,整個氛圍相當平安、祥和。

這個始於2013年3月的小小運動團體,由於本堂神父的堅持與毅力,真正做到了全年無休、風雨無止,人數時多時少,平均也都會有七、八位。

大家都知道運動的好處,但難在持續,持續的最大助力在於團體成員間的友愛;友愛的具體果實則是穩定的出席率與團體的向心力。

回顧這個小團體的成長,就像許多團體一樣,一開始,大家見面都是「你早!」「你好!」的禮貌性問候,慢慢的,有人開始試著找些話題聊,成員多元要找到適合的話題還真要花點心思。「關懷」於是成為交流的主軸。

「今天遲到了,是不是昨天沒睡好?」

「感冒了喔!聽到你在咳嗽。」

某人家中添了個娃娃,大家可以一路從住院待產一路關心到嬰兒會翻身、會坐、會爬、會走路、會說話……

某人孫女考上餐飲科,從煎出第一個漂亮的荷包蛋開始,大家都為她喝采,分享喜悅當然也就分享笑聲,歡樂滿園時,竟然忘了此時此刻正是清晨6時左右,為左鄰右舍的朋友們有些正是好夢正甜的時刻。於是有一天,一早來就發現地上有幾張抗議的大字報,雖然語氣委婉,但任誰都可以看出來,我們確實是打擾到別人的清夢了,於是那天,不管年紀多大,大家都成了做錯事被當場指責的孩子,乖乖的、安靜的運動,。

此後,大家就都很敏銳的彼此提醒:不要太得意忘形,疼愛醒著的人,也要疼愛睡著的人。

陳奶奶基於養兒育女的豐富經驗,有一天注意到年輕神父神情有異,於是問他:「怎麼啦?」神父說:「肚子不舒服!」「你知道我家孫子身體不舒服時,我都做什麼嗎?我都給他『惜惜』,他就好了。你知道『惜惜』嗎?要不要試試看?」

我在一旁瞪大眼睛,等著看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

只見老奶奶走近神父,雙手搭在神父的雙肩上,口中唸唸有詞,台語原文如下:「惜惜!惜惜!奶奶惜惜!肚子痛好了!惜惜!」連續唸了幾次。

意譯成國語應是:

「心疼呀寶貝!

心疼呀寶貝!

奶奶心疼呀!寶貝!

肚子不痛了喔!

心疼呀寶貝!」

好一幅溫馨畫面。

我特別注意到的是那一個被「惜惜」的神父,合目垂手,平靜謙和的接受被疼愛。平常習慣祝福別人的神父,此時,被一位長者如此溫馨關懷,用類似降福的儀式疼惜,不知感受如何,我看在眼裡則是感動莫名。

最近有位朋友出了個小車禍,腳受傷請假在家休息,因老公上班、小孩上學,白天就只有她一個人在家,那些日子裡常可看到她在line的群組裡求救:「那個好心人哪!可以幫我……」那些天,好朋友們總是特別留意她的訊息,她的需求也總是在幾分鐘後就得到回應,這是疼惜的一面。

疼惜的另一面是,受傷的朋友也知道大家都忙,因此,她的呼救絕對是在真正必要的事情上。她的不亢不卑讓朋友們明白,原來朋友間是可以如此簡單清楚的表達需求,這是信任,也是愛。

享受施予者高姿態的良好感覺與視被協助為羞恥,事實上都是記號,提醒著我們:在彼此相愛、互相疼愛這個功課上,仍有很大的調整空間。

耶穌說: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若十三34)

在這個大原則下,聖保祿宗徒的延伸教導是:

「彼此相待,要良善,要仁慈,互相寬恕,如同天主在基督內寬恕了你們一樣。」(弗四32)

聖師大德蘭的靈修並不空靈,而是非常的腳踏實地,即專注於超性,但也很照顧到人性,是極平衡的信仰生活。有關「彼此相愛」她的具體教導是:

「人人都必須是朋友,都必須被愛,都必須被疼愛,都必須被幫助。」(全德之路4.7)

在基督徒的友愛教導中,耶穌說「彼此相愛」聖保祿說「彼此相待,要良善,要仁慈,」聖師大德蘭說「人人都必須是朋友,都必須被愛」,其實講的都是雙向的:施與受;愛與被愛。施予、付出固然是愛德;謙和、不亢不卑的接受別人的協助與愛護何嘗不是愛德?我們較常被教導要如何去愛,但較少被教導接受愛的態度,事實上,這是一體的二面,世界上大概沒有人是純粹的施予者,也沒有一個人是純粹的接受者,每個人都在不同的時空扮演不同的角色。

我們要努力的應是:

在施予中發現自己是受惠者;

在受惠中開發施予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