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那棵結實纍纍的美麗梨樹

那棵結實纍纍的美麗梨樹

呂玉貞

2015年8月14日我和二位菲律賓朋友一起到西班牙的塞谷維亞,事先我們並沒有作任何觀光功課,我們是為聖師十字若望而去的,因為他的棺槨就在那裡。到了之後,我們才發現這是一座由河川、綠蔭、城堡所組成的美麗小山城,而且還是個頗負盛名的古城。

登上進堂的階梯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左側一棵結實纍纍的美麗梨樹,很是醒目。

聖師的靈柩就放在側殿,高高的放置在一塊大理石基台上,正前方有個祭台。當時是午後2時,正有一位年輕的神父在舉行聖祭,輔祭的是一位更年輕的執事,有二位教友參與彌撒。寧靜,正是當時的氛圍。

彌撒後,我靜坐於堂內,凝視著聖人的棺槨,雖已在這裡待了好一陣子了,但還是很難分辨眼前的是真實?還是夢境?

2013年7月,我在彰化靜山首次看到聖師十字若望的書,第一本閱讀的是《兩種心靈的黑夜》,他那驚人的信德及專注的真愛,讓我不禁要問:「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可以如此看透真相!心靈可以如此自由!」此後,我陸續閱讀了所有他和聖師大德蘭的著作及相關書籍。

從書中得知,這是二位非常重視友誼的聖人,此後,我不管到那裡,行李中一定有他們二人的書,像與好友同行一樣,除了他們的教導提供了我旅程中不絕的靈性養分及心靈的提昇外;許多因他們的存在而帶來的驚喜,也總是在預料之外出現。

2015年8月的西班牙的朝聖之旅就是其一:原本只是暑期法國的短期進修,因朋友發現我熱愛二聖,而主動提出在聖女大德蘭誕生500週年的禧年,陪我走一趟西班牙的朝聖之旅。

初到亞味拉已深夜,第二天清晨走出小旅館,走沒多久,仰頭看到建築物上的幾個大鳥巢,鳥巢之大前所未見。我馬上想到,十字若望在《攀登加爾默羅山》書中,談到來自壞習慣的小罪時,曾提到一個小鳥的譬喻,寫道:「小鳥被細線或粗線綁住,並沒有差別。因為,即使是細線,小鳥被困住,與綁在粗繩上完全一樣,小鳥無法掙脫細線,展翅高飛。細線較易掙斷,這是真的,然而,無論如何容易,不先掙斷,小鳥仍然不能飛翔。」(山1.11.4)讀到這裡,當時我心頭曾掠過一個問號:「世上有那種粗繩、細繩都可綁住的『小鳥』嗎?」看到那宛如茅草屋大的鳥巢,我可以想像當年十字若望看著大鳥巢或飛翔的「小鳥」時,他心中惦記的,是如何協助一個被捆綁的靈魂,重獲他一再關注的心靈自由。

聖十字若望是教會聖師,也是著名的靈修大師,在此之前我雖然沒看過他的書,但他的教導卻是很早就已出現在我的信仰陶成中,只是當時教導我的人不一定提到他的名字,更可能的是,曾提到他的名字,但我因為太陌生而沒印象。

在我學習祈禱的過程中,就不乏被教導:寧靜祈禱、信德祈禱、默觀祈禱;不要重視感覺、神慰,有,很好!感謝天主;沒有,天主一樣在;信仰不可依賴感覺;……等等。因此,當我開始看十字若望的書時,發現有許多的概念是早就存在的、熟悉的,因此,共鳴不斷。

聖師十字若望的「以人為中介」的教導,也影響我頗深。很早我就被教導:生活中的重要決定或有疑慮的事,要請教明智而可信任的人。就如費德立克.路易斯.沙爾華多神父,在《愛,永遠不會滿足》一書所提的,「沒有得到人的肯定和証實,天主所賜予的神祕恩寵不會生效。」因為聖師如是說:「天主不希望有人單憑自己,相信個人的經驗來自天主,或沒有透過教會或聖職人員,而確認或肯定它們。因為對這樣孤單者的心,天主不會賦予真理的明晰和確認。」(山2.22.11)

很慶幸最終可以接觸到聖師的四大名著的中文新譯本:《攀登加爾默羅山》、《兩心靈的黑夜》、《聖十字若望的靈歌》、《愛的活焰》,讓我對聖師的教導不再是片段,而是更詳細且完整。

在接觸聖師的中文譯本時,意外發現幾本非常可喜的小書,作者大多出自聖師聖十字若望和大德蘭的嫡傳-加爾默羅聖聖衣會的男、女會士。

英國依恩.瑪竇神父的《天主的撞擊》;日本奧村一郎神父的《祈禱的美麗境界》;比利時賈伯爾神父的《聖女大德蘭的靈修學校》;西班牙費德力克.路易斯.沙爾華多神父的《愛,永遠不會滿足》;英國瑪麗.麥克瑪修女的《走進倫敦諾丁丘的隱修院」;還有出自西班牙會士的本書;台灣加爾默羅聖衣會修女來台史、訪談及其他資料,則收在林保寶先生編著的《用靜默擁抱世界》。

身為受惠者之一,我覺得必需一提的是,台灣加爾默羅聖衣會的修女們,為了慶祝聖女大德蘭誕生500週年,早在20幾年前即著手翻譯她們的會父、會母的著作。為了更貼近原著,譯者甚至不惜下苦功修習西班牙文,此番用心確實也得到天主豐沛的降福;加上譯者自身得自加爾默羅的修行經驗,譯文順暢且深廣度兼具的靈修鉅著新譯本,經由星火文化出版,一本一本陸續在各地上架,不只是基督徒,就連一般國人都可近身接觸,讓400多年前二聖的靈修經典、與他們當代男女弟子的熱誠與實踐,安靜的走進台灣社會人群中,甚至步入各處華人團體。

這些見證小書,雖然表述的風格各異、對象不同,相同的則是充盈著他們愛主的熱情和因愛人而生的福傳向度。

望著案上一系列二聖及相關的中文譯作,我彷彿又看到塞谷維亞那棵結實纍纍的美麗梨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