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關係

關係

呂玉貞

聖師十字若望的《愛的活焰》真是一本絕美的書,聖師雖然一再表示,有許多境界是不可言喻的。但他仍傾盡全力表達他所領悟的天人關係與合一,書中有一段描寫靈魂與天主的互動,真是美極了:

「靈魂在天主內清楚地看見所有這些德能與雄偉,亦即:全能、智慧、美善、慈悲……等等。……這些屬性中,每一個是一盞明燈,光照靈魂,傳達愛的溫暖。……經由各盞明燈去愛,也被各盞明燈愛,也經由所有的明燈去愛。」(活焰3.7)

至於天主如何以不同方式施恩於靈魂,聖師有很清楚、動人的描述:

「正如祂是天主,祂賜給你恩寵:
祂是全能的,祂以全能善待妳、愛你;
祂是上智,你感到祂以智慧善待和愛妳;
祂是無限的良善,你感到祂以良善愛你;
祂是聖的,你感到祂以聖善愛你,賜恩給你;
祂是公義的,你感到祂按照公義愛你,施恩給你;
祂是慈悲、仁慈和寬仁的,你覺察祂的慈悲、仁慈、和寬仁;
祂是強壯、卓越和柔巧的存有,你感到祂的愛是強壯、卓越和柔巧的;
正如祂是純淨和純潔,你感到祂以純潔和純淨愛你;
正如祂是真實的,你感到祂以真實愛你;
祂是慷慨的,你感到祂慷慨大方、不顧任何利益地愛你,施恩於你,只是為了善待你;
正如祂是至高的謙德,祂以至高的善良和珍視愛你,使你與祂同等,
經由這些對祂的認識,愉悅的親自顯示給你,祂的聖容充滿了恩惠,並且告訴你,在這個結合中,你不會沒有極大的歡樂:『我是你的,也為了你,我歡喜於我的所是,為能成為你的,並把我自己給你。』」(活焰3.6)

看了以上這段話,讓我想起自己的一個生命經驗:

聽說母親生了弟弟後就把我送到外婆家,那時我還不滿2歲,直到6歲讀小學我才時才回家。之後,也一直都跟祖母在一起,晚上也都和她睡,雖然住在在同一個院落,極少有與父母互動的機會。初中畢業後到高雄讀書,從此回家就是短暫停留。

感覺上,母親是注意到了我從小與她較疏離,因此,她也極力想要彌補,所以她待我特別好。從心理學的角度,也許會被解釋為:在我最需要母愛的時候,硬生生的被帶到外婆家這件事,已在我的潛意識中形成一個陰暗的角落。但從信仰的角度,這事更可能是為彰顯天主的全能、智慧、美善與慈悲。

母親在世最後一週住院時,有一天我打電話給她,在電話中我們談了很久,母親很開心。就在當天下午,醫生突然決定要為她開刀,因為當晚我有一個慕道班課程,家人為了不打擾我,所以直到我課程結束才通知我,那已是晚間九點了。我趕到醫院已近十一時,母親開完刀,剛從恢復室進普通病房,當時我們全家人幾乎都在場,所以我請大家一起為母親祈禱,也依序讓每人在她額頭上劃一個十字,而後留二個人陪她,其他人回家休息。誰知才剛回到家,就接到留守人的電話,說母親休克,所有的人又全回病房,母親從此轉入加護病房,五天後過世。

母親過世前一天,我得一時段,有二十分鐘單獨與母親相處的機會,我握著她的手,在她的耳邊把所有想跟她講的話全講了,感謝天主--那真是天主的時刻--祂讓我與母親的關係得以在祂內更圓滿,我很難形容那種被釋放、被治癒的感覺,我好像重新回到母親的胎中,那七個月在母親心臟下生活的日子(我是早產兒,母親懷我七個月就生下我),這才發現我的生命其實一直是與母親相連的,不管日後如何形體分離,在我生命的最初,天主把我交託給她孕育,那段日子是如此心血相連,分秒不離,那是生命最初的根基,沒有任何事件可以撼動。

在整個過程中,我確實經驗到天主上智的安排,還有祂的慈悲、仁慈和寬仁。願天主永受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