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蘭對《天主經》的默觀詮釋~周劍梅

大德蘭對天主經的默觀詮釋

周劍梅

    大德蘭在其著作中除了詳述祈禱的根基、階段和默觀的理念,並曾用了很大的篇幅講解《天主經》,她坦率中肯的論述主要是針對和她相似,無法收心專注默想的靈魂,提供祈禱的一些起步、中途和終結,讓他們靈修有所依循,邁向默觀成聖的道路。大德蘭認為《天主經》是耶穌基督親自教我們的祈禱,是直接和天主對話,蘊含深奧的秘密,包含整個的靈修道路。為此,在《全德之路》中她逐句註解《天主經》,並且以此經文來說明整個祈禱生活,可說是為《天主經》做的默觀詮釋。

在進入《天主經》的詮釋前,我們必須先了解大德蘭對口禱和心禱的看法,才能了解大德蘭詮釋的深意。在大德蘭所處的世代,除了誦念經文外,並不鼓勵,甚至可以說非常反對婦女們做任何祈禱的修行,因為擔心智識不深的她們會被魔鬼欺騙而跌倒。然而在大德蘭的論述中,她清楚的反對那些傾向於說不需要做心禱,只要念口禱就夠的人。

口禱,顧名思義就是口中誦唸《天主經》、《聖母經》或其他禱文。而德蘭靈修是神性親密的靈修,其理想是在靈魂內培育與主親密,主要是藉助於心禱來指引靈魂朝向默觀理想前進。大德蘭對心禱的定義是:「朋友之間的親密分享……找時間和祂獨處,而我們知道祂是愛我們的。」由此定義中,我們看到心禱是靈魂開放,與天主有言或無言的交談,是靈魂與天主之間愛的交往。

但大德蘭並不全然排斥口禱,她認為我們念口禱時,如果持有的態度和方法是明白我們和誰說話,也知道和祂說話的是誰,而且清楚地意識到當我們口唸禱文,遠遠超過所說的語詞,這樣的口禱已是和心禱合而為一了。因此,在《全德之路》二十六章到結束,大德蘭以《天主經》的口禱為本,教導我們如何從心禱逐漸進入祈禱的核心,並闡述整個祈禱的效果。

一、獨處一、靜默、劃十字聖號--進入祈禱] 一、獨處一、靜默、劃十字聖號--進入祈禱 在祈禱時,我們要將自己置身於獨處靜默之中,大德蘭說:「我並沒有要妳們思想祂,或獲取許多的觀念,或用你們的理智,做偉大又巧妙的省思;我要求你們的,無非是注視祂。」(全德之路26.3) 她認為天主除了要我們注視祂,祂沒有等待別的,我們怎麼渴望祂,也會怎樣找到祂。 聖十字若望說:「如果一個人在尋找天主,他心愛的主更是在尋找他」(愛的火焰3.28),天主極其看重我們轉身注視祂,祂決不會疏於回應。大德蘭教導我們要緊緊靠近這位好老師,非常決心地學習祂給我們的教導,如果我們不拋棄祂,祂也不會拋棄我們。 如果我們想和天主祈禱,但沒法多做理智的推理,也常常思想散亂,那麼我們要不斷地祈求天主的臨在。聖奧斯定說,他在許多地方尋求天主,最後終於自己內找到了祂。大德蘭確信上主就在我們內,我們也要在那裡和祂相守。 [section_title title=二、「我們的天父」--收心的祈禱] 二、「我們的天父」--收心的祈禱 我們必須透過信德的注視才能與內在的天主建立關係,此時我們的靈魂收斂所有的官能,進入己內發現天主,和天主在一起,一次又一次,最終,習慣於天主的臨在。大德蘭提醒我們,為了愛上主,我們要習慣以這樣的收心,來祈禱誦念經文,因為這個祈禱方法,靈魂可以很快就養成習慣,而不易迷失,感官也不會激動浮躁。 我們大都處於俗務中,但只要每天能退隱返回己內,即使只有片刻,讓我們想起在我們內,有個愛我們的天父,這對我們是極有益的。我們用一點點時間,平靜的親近祂、注視著祂,慢慢地念一遍禱文,我們清楚的知道我們和祂在一起,也知道祂多麼熱切地希望和我們在一起,而我們是多麼微不足道。 當我們開始口誦聖子耶穌教導我們的祈禱文《天主經》,第一句「我們的天父」,因著耶穌的愛把我們提升,我們可視天父為父親。這位天上的父親比地上任何父親都要好,因為在祂內,一切都圓滿實現,祂會寬恕我們,安慰我們,支持我們。如果我們努力留神地記住,在我們內有著這樣的貴賓,我們就不敢隨便大意,更能收斂心神,只注視著祂,愛慕著祂,不會關注世上的事。 [section_title title=三、「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國來臨」--寧靜的祈禱] 三、「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國來臨」--寧靜的祈禱 依據大德蘭的理解,這兩句禱詞和靜默已帶我們進入初步的純默觀,也就是寧靜祈禱。寧靜祈禱是默觀祈禱的開始,是超性之事,靈魂覺察出我們不是單獨在工作,天主已經做了工而且正引導著我們,我們明白生命中有所引領,這不是單憑自己獲得的,而是天主給的。我們不必了解是如何發生的,重要的是要珍惜地擁有這種愛的實際的體驗。我們既不能除去,也不能擱置這恩惠;我們只能滿懷感恩,自認極不堪當地領受這恩惠;無須多言多做,只要全心歸屬。 大德蘭對寧靜祈禱的結論是:「對於被安置在此祈禱中的靈魂而言,好似永恆天父已垂允他的祈求,在今世就已賜給他天國。」(全德之路31.11) 祈禱時求些什麼是很重要的,但由於我們耳聾目盲,又沒有信德,只知應付眼前,盲從亂跑,我們哪知所求的是否對我們有好處?但如能定靜下來,收斂心神,相信天主的臨在,在對主深度的愛中,藉著禱文讚美天主的名,尋求天主的國,久而久之,我們的內在會擁有一種寧靜安息與平安滿足。也就是說,當我們專注在我們內的天主,信靠祂,依恃祂,天主在哪裡,哪裡就是天堂,在靜默中,我們已得到很大的福分。 [section_title title=四、「願祢的旨意承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結合的默觀] 四、「願祢的旨意承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結合的默觀 當唸到「願祢的旨意承行在地上,如同在天上」,我們已達到祈禱的頂峰:結合的默觀。信仰的真諦不在於天主應允我們的祈求,而在於將我們的祈禱轉化為天主的旨意,天主的旨意應成為我們祈禱的靈魂。在此默觀中,我們完全信賴,完全放鬆,把整個主權交託給祂。 大德蘭對「爾旨承行」(願祢的旨意承行)的解釋是:「上主,願祢的旨意以祢所願意的任何方法和方式實現在我身上。如果祢要的是磨難,請賜我堅強有力,並使磨難來臨;若是迫害、疾病、羞辱、窮困,我在這裡,我的父親,我絕不會轉面而去,轉身背對祢。祢的聖子既以眾人的名義,把我的意志給了祢,我沒有理由不在其中。不過,請賜我祢的恩惠,給我祢的國,使我能奉行祢的旨意,由於祂已為我求了,請處置我,一如對待祢之所有,全隨祢的旨意。」(全德之路32.10) 多麼清楚實在的陳述! 當我們的所行所事都是懷著單純的愛和謙虛,完完全全歸屬天主,天主會把我們帶到祂的身旁,高舉靈魂超越一切世物,讓我們領受大恩惠。然而,由於我們膽小沒勇氣,因為怕受苦,怕遭磨難,不肯犧牲自己的主導權,不敢邁步前行,而往往沒法飲到活水。 德蘭特別叮嚀我們:天主一定不會強迫我們的意願,祂接受我們給祂的一切;不過,除非我們完全給出自己,祂也不會把自己完全給我們。天主不會在一個不是完全屬於祂,仍有障礙的靈魂內工作。所以要把自己的意志交給主,並超脫受造物,如果我們做不到,我們是達不到完美默觀的。 [section_title title=五、「求祢賜給我們日用的食糧」--天主的禮物:聖體聖事] 五、「求祢賜給我們日用的食糧」--天主的禮物:聖體聖事 大德蘭在《天主經》的第一部分講述收心到結合的祈禱,接著在第二部分,她開始談論應該伴隨祈禱的成全生活,以期最終結出豐滿的果實。 在上一句「願祢的旨意承行」(爾旨承行),天主要我們給出我們的意志,祂當然知道對軟弱的我們是艱難的,所以祂在這一句「賜給我們日用的食糧」以給出聖子耶穌作為永恆真愛的標記,用此來激勵我們。天主對我們最大愛情可在聖子耶穌的降生奧跡和聖體聖事中顯露出來。 因此,大德蘭對「求祢賜給我們日用的食糧」中「我們日用的食糧」的解釋,不是指我們世俗的食物和需求,而是麵餅中的聖體,更是真實的耶穌臨在於聖體聖事中。「祂就在至聖聖體內,這是他對我們眾人的極度慈悲。」(全德之路34.13)大德蘭更告誡我們絕對不要輕忽領聖體,更不要錯失領聖體後那和祂交談的好時機,求祂幫助我們祈求,並且不要離開我們。 我們世俗的人要維生,要扶養家人,我們會祈求真的食糧和其他需要的事物,但對於默觀者和極其獻身事主的人,他們已不想望世物,所祈求的是天主的恩惠。大德蘭認為,當默觀者真誠地委順天主旨意,是不必憂慮另一種食物,在祈禱中,我們應當面對更重要的事情;其他的時候,再來工作和賺取食物。 [section_title title=六、「寬恕我們,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正確的態度:寬恕] 六、「寬恕我們,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正確的態度:寬恕 根據大德蘭的觀察,真正的默觀者,真正活出正確祈禱生活的人,總是準備好去寬恕和愛那些帶給他們困難的人,因為他們愈在與主結合上成長,愈覺察出天主的仁慈和他們自己的不堪當,導致他們對旁人也懷有慈悲寬恕。 「達到結合祈禱的人,很快就有這種效果,即決心忍受侮辱,雖然有痛苦也忍受……在寬恕人方面必會有剛毅。我不能相信,這麼緊緊靠近仁慈本身的靈魂,從中認透自己是什麼,即天主已寬恕了他多少,竟不能徹底大方地立刻寬恕,並和侮辱他的人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因為他記住天主所賜的禮物和恩惠,從中看到大愛的標記,很高興能呈現一些甚麼,使他能向天主表明他的愛」(全德之路36.11~12) 天主是愛,與天主共融結合的第一顯著的改變是我們的心寬了,天主的愛讓我們釋放了糾葛在內心的不安與憤怒,讓我們心中有空間去愛天主,愛近人。寬恕能取悅天主,對我們狹隘記恨的人性來說是很艱難的功課。感謝天主慈悲,默觀提升了我們的靈魂,讓我們認識了也相信了天主對我們的愛,使我們不致會犯下聖經中那個欠錢被主人寬恕,卻不能寬恕別人欠他少許錢的惡僕的行為。因為我們了解,當我們哀求了上主,上主赦免了我們本該受永火的罪債,卻能以我們原諒別人一點卑微的事而得到上主的寬恕。讚美天主! [section_title title=七、「不要讓我們陷入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兇惡」--正確的回應:愛與敬畏 »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