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體麟傷的耶穌

1554年

徹底的皈化

德蘭修女在修院中度過將近18年平凡的修道生活,在天主聖神的推動下,她開始踏上徹底悔改的靈修之路。根據她在《自傳》中說的:「有一天...我看到一個聖像...聖像展現出遍體麟傷的基督,很虔誠的聖像,我望著聖像,看到祂那個模樣,萬分痛心...我深深地感到,為了這些聖傷,我對祂的感恩是多麼不足...我跪倒在他面前,淚流如注」。她甚至對上主說:「除非祂賜給我向祂懇求的恩典,我不要從那裏起身。...從那時起,我持續地在進步。」

Josefa_st_teresa-transv

1559年

神箭穿心

大德蘭44歲時,獲得神箭穿心的特恩,「我看見靠近我的左邊,有位具有人形的天使,...在此神見中,上主願意我這樣地看見:天使並不大,而小小的;他非常美,面容火紅,好似火焰,看起來好像是屬於最高品級的一位天使,彷彿整個都在燃燒的火中,顯得火光四溢。...我看見在他的手中,有一支金質的鏢箭,矛頭好似有小小的火花。我覺得,這位天使好幾次把鏢箭插進我的心,插到我內心最深處。當他把箭拔出來的時候,我感到他把我內極深的部分也連同拔出;他使我整個地燃燒在天主的大愛中。這個痛苦之劇烈,使得我發出呻吟。這劇烈的痛苦帶給我至極的甜蜜,...這個發生在靈魂和天主之間的愛的交換」,這是一顆在愛內著火的心,本會的學者認為,聖女大德蘭改革修會的神恩根源於此神箭穿心,這個無比非凡的神恩,這顆受傷的心從此只為天主操勞,這個愛情的箭傷給了大德蘭無比的剛毅,能夠承受革新修會的艱難使命。

自傳

1561年-1565年

寫《自傳》

一五六一年,大德蘭46歲,革新修會的工作已在進行中,因神師的命令開始寫《自傳》,次年六月寫好《自傳》。兩個月後,亞味拉聖若瑟隱修院正式成立,是革新修會的首座隱修院。此時,她再次奉神師的命令,增加《自傳》的內容,寫出創立聖若瑟隱修院的經過,以及她對祈禱的經驗教學。建院後一年,大德蘭獲准離開降生隱院,進入聖若瑟隱修院,她在那裏寫完《自傳》,時年50歲。

全德之路

1566年-1569年

寫《全德之路》

聖若瑟隱修院的修女想看會母所著《自傳》,但卻因為書中涉及太多個人神秘經驗,即使大德蘭很願意,大德蘭的神師卻不允許。妥協的辦法是,再為修女們寫一本,在神師的命令下,《全德之路》於焉誕生。在三年內增設五座隱修院,且開始男會院,書寫《全德之路》的過程中,大德蘭從原本寫給聖若瑟隱修院的修女,擴大到寫給所有隱修院的修女,現在及未來的修女,甚至也念及男會士,以及創立隱修院時的許多恩人朋友。

cry out to god

1569年7月-1570年7月

寫《靈魂對天主的吶喊》

大德蘭離開新創立的巴斯特日納隱修院,前往拖利多,她留在那裏約一年,期間寫了《靈魂對天主的吶喊》。這是個小品,...只有十七篇默想的祈禱文,真情流露的靈修散文,幾乎每一篇都有以「啊!」開頭的段落,是她領聖體後的很深默想,以獨特的風格,自然地書寫內心的祈禱和驚嘆。

愛的沉思

1570年-1571年

寫《天主之愛的沉思》

在1570年-1574年四年內,修院持續地發展,女隱修院穩定的成長,男會院亦然。大約在1571年4月至1575年5月之間,大德蘭寫了《天主之愛的沉思》,這本小書,共有7章,註解經中的《雅歌》。雖說是大德蘭服從神師的命令而寫,事實上,她的確樂於和修女們分享默想《雅歌》的深刻體驗。1575年6月,巴臬斯神父批准此書,修女們開始傳閱,並抄寫複本。到了1580年,後來的神師狄耶各‧楊古阿神父獲悉此書,震驚之餘,引用聖保祿的話─婦女在教會中要持守靜默─,命令大德蘭燒毀,聖女聞言,立即付之一炬。幸好隱修院的修女珍藏其他複本,才能流傳至今。

降生隱院

1571年-1574年10月

重返降生隱修院擔任院長

1571年,宗座視察員伯鐸‧斐南德斯委派她回降生隱修院擔任院長,改革修院。但是不只大德蘭不願意,降生隱修院的修女更是反彈,大德蘭上任時,修女極力反對,甚至群起抗爭,阻擋大德蘭進入隱修院。最後,修女還是順服,勉強地讓大德蘭上任,當大德蘭和修女們首次共聚一堂時,機智的她把聖母態像安置在院長的座位上,當眾宣佈,她不是院長,真正的院長是聖母瑪利亞。很快的,贏得了修女們的信任和愛戴。這時,大德蘭意識到,她需要全方位的神師協助,十字若望是不二人選。

釘痕的手

1572年11月18日及1573年5月

神婚與神魂超拔

大德蘭達到神婚的日子,是1572年11月18日,大德蘭領聖體時,耶穌清楚地說:「不要怕,女兒,沒有人能使妳和我分離」又以想像的神見顯現給大德蘭,伸出她的右手說:「請看這釘子,這是個標記,表示從今天起妳是我的新娘‧‧‧‧‧‧我的光榮就是妳的,妳的光榮也是我的。」大德蘭以所得的這個恩惠,確定為神婚的標記。1573年5月時期日,聖三節,在修會史上,有一則著名的軼事:「大德蘭和若望在談話室說榮福聖三的奧蹟,兩人同時神魂超拔,離地懸浮,大德蘭跪著升起,若望連同座椅上升。」